“內傷”不愈 高斯貝爾該如何破局?

時間:2019年07月24日 08:17:34 中財網


  7月13日,斯貝爾公布了預計今年上半年公司業績虧損的情況,受此利空消息刺激,公司股價在此之后的首個交易日便低開1.52%。隨后短暫沖高,截至當日收盤竟然微漲0.84%。但是業績虧損的“內傷”,并不是如此輕易被治好的。

  此后的7月22日晚間,公司又推出了部分董監高增持公司股份完成的公告,受此利好消息影響,公司股價在7月23日開盤后不久便觸及漲停。但好景不長,由于“內傷”未愈,斯貝爾股價得不到有效支撐,隨后便打開漲停,截至收盤漲6.99%。

  “內傷”由來已久
  實際上,斯貝爾的“內傷”并不是在今年才出現的,早在上市的首個年度便出現了。

  資料顯示,斯貝爾在2017年2月13日上市,并在當年4月20日發布了2016年的年度報告,報告稱斯貝爾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27億元、0.46億元和0.60億元。對比來看,雖然公司2016年的業績增速(同比增長)較2015年出現了明顯的下滑,但仍處于盈利狀態。而之后公司的2017年年度報告卻顯示,上市未滿“周歲”的斯貝爾已經出現了虧損,其中公司2017年的扣非歸母凈利潤為-0.12億元,同比下滑119.83%。

  然而,這只是開始。接下來的2018年半年度報告公布,斯貝爾的虧損情況再次擴大,其中扣非歸母凈利潤為-0.35億元,同比下滑615.34%。

  至于斯貝爾的業績在今后是否會有所改善,去年全年和今年上半年的經營情況就可見一斑。斯貝爾2018年度報告顯示,公司扣非歸母凈利潤為-0.82億元,同比下滑558.25%。并且公司預計,今年上半年歸母凈利潤虧損2900萬元至3500萬元,而去年同期虧損為3113.17萬元。對比之下,公司上半年的正式報告發布后,無論虧損擴大或是收窄,斯貝爾仍將或處于虧損狀態。

  而對于斯貝爾的“內傷”為何長期以來沒有痊愈反而有所加重,公司2017年-2019年上半年的業績報告給出了答案。據報告所述,除了受摩擦及國內外經濟下行壓力等大環境因素影響外,行業內公司競爭的加劇是斯貝爾“內傷”未愈的主要原因。

  研發、銷售雙雙墊底
  據記者了解,斯貝爾所屬的申萬三級行業是其它視聽器材行業,除此之外,創維數字同洲電子銀河電子四川九洲四家上市公司也是該行業的一份子。對比來看,在2017年和2018年兩個年度報告期,斯貝爾的研發費用不僅墊底,銷售費用也幾乎排在末位(見表1,表2)。

  不僅如此,從研發人員和銷售人員所占比例的情況,也可以看出斯貝爾對研發和銷售的投入在行業內并不占優勢。雖然截至7月23日收盤的數據顯示,斯貝爾銷售人員所占比例為6.15%,排在第2位,但與排在第1位的同洲電子仍有逾9個百分點的差距,并且與排在第5位的四川九洲也僅多不到兩個百分點。另外,在2017年和2018年年底,斯貝爾研發人員數量的占比分別是13.94%和15.41%,均排在5家公司的最后。而2017年排在第4位的創維數字占比20.37%,2018年排在第4位的四川九洲占比20.86%,分別高出斯貝爾約6個和5個百分點。

  表1 其它視聽器材行業5家公司研發費用對比

  表2 其它視聽器材行業5家公司銷售費用對比

  立案調查雪上加霜
  截至當前,斯貝爾的“內傷”尚未有所好轉,但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這把利劍還時時懸在心口。

  2018 年 8 月 20 日,斯貝爾由于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收到了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受此影響,公司股價在8月21日和8月22日連續封住跌停,并在接下來的9月3日盤中跌到7.82元,幾乎跌破發行價。

  事實上,不僅立案調查通知書有此殺傷力,按照相關規定,每月公布調查進展情況之后也會對公司股價造成重創。截至2019年7月23日,公司已發布了12次調查的進展公告,并且在發布公告之后的首個交易日,公司股價普遍以下跌收尾(在這12次中,有9次下跌)。并且在這12個交易日中,斯貝爾股價的累計跌幅高達26.7%。

  根據《證券法》及最高法院虛假陳述司法解釋規定,一旦認定上市公司因虛假陳述受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權益受損的投資者可以向有管轄權的法院提起民事賠償訴訟。(證券市場紅周刊)
  .證.券.市.場.紅.周.刊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万人牛牛-首页